???

请叫我问号

cp:问月 @三尺月华

白莲香

都过来看看吧,真的强推的一篇文!!*此处省略一万字的读后感以及夸奖*

不会夸人,只好...吹爆我老婆!

三尺月华:

1.是突然的脑洞。


2.无大纲,无剧情,无中心思想,三无产品。那些想找中心思想的放学我们聊聊,让你看看什么叫非脑流主义……


3.几乎全程土哥独角戏,向着ooc的大道上狂奔而去。


4.跳坑需谨慎!


————————————————


是莲塘。


频繁,频繁入梦的白影。


水面迷蒙笼罩的雾色,参差浮动的花瓣,和一抹永远干净的纯白色开始频繁造访于他遥远的梦里。在并不为主人所掌控的世界中,他的五感被扭曲得并不准确。


极致敏锐的听觉让他感觉稍有不适,像是置身水底,周身传来的压迫感令他几乎感觉不到微风,却能更清楚不过地多听见一些声音,他能辩识出来是落红溅碎在水面被有意识地放大、再放大的轻响——


“咚——”


涟漪漾开,天旋地转。


他重复在无数同样的梦境里,再一次醒来却仍是迷惘,再一次在这真实残忍的世界上各处水岸边,寻寻复寻寻。


可一连几天都是这样,抓了抓脑后粗硬而支棱着的黑发,虽然确实不合时宜,但他没来由的就突然想起了一句话来。


_________


“今天也谢谢你呀,小带土”,老奶奶笑弯了眉眼,爱怜地蹭了蹭少年的面颊,“没有你的帮助奶奶可拿不动这些东西。”


“嘿嘿”,那时还带着防风镜的带土笑着挠挠头,“帮助奶奶是应该的啊。”


“真可爱呢”,老奶奶笑容更甚,脸上的皱纹让她看起来像是干瘪发皱的枣子,慈祥的意味却丝毫不减,“来,收下这块糖。”


少年眼中闪过惊喜的光,高兴地道了声谢便三下五除二剥掉闪着光泽的糖纸,迫不及待将一块甜蜜送进嘴里,甜甜的滋味像是他此刻的心情,在舌尖,在心头雀跃的不得了。


“这是怎么了”,看着他吃糖,老奶奶突然地就瞥见了他嘴角旁快要消去的一块淤青,“在哪里碰到了吗?”


“哼!”听见这么问,带土脸上的笑容一秒就隐去了,换上了咬牙切齿的受气包样,仿佛眼前就是银发少年带上面罩却依旧欠揍的脸,“没什么,被一个笨蛋给留下的而已。”


“哦?”老奶奶微笑着,“为什么不跟我讲讲他呢?”


“他有什么可讲的”,带土撇了撇嘴,“他啊,就是个臭屁的家伙,明明比我还要小还总是一副居高临下的样子,他总是看不惯我,还老是皱眉头教训我,切!”他又看了一眼老奶奶。


奶奶还是微笑着听他抱怨着笨卡卡究竟有多笨。


“好吧好吧”,被老人家看着略微有点不好意思地挠了挠脸颊,“总之我们一点都不对盘啦,他还总找我的茬,甚至我做个梦这个笨卡卡也要来捣乱,然后再和我吵一架,真是个笨蛋笨蛋!”然后我又输了,还被他按着打了一顿,这句话他没说出来,但嘴唇已经撅的能挂一个二两重的油瓶。


“哈哈,小带土啊”,老奶奶仿佛是很开心地笑出了声,“也许你不是那么讨厌他呢?”


带土猛地一激灵,咬碎了嘴里的糖块,发出了“嘎嘣”一声脆响,“怎么可能啊!我最看不惯的就是他了!他真的最讨厌了!”


“小带土啊”,奶奶又拍了拍气呼呼的少年的肩膀,“你要知道,日有所思才能夜有所梦,他对你来说,肯定是个重要的人吧?”


“什么啊,才不是呢!”带土想到卡卡西嘲讽的脸,还是一副想要咬人的表情,他放下了交叉抱着的双臂,一眼瞥见了老奶奶家屋子的时钟。


“啊啊啊我迟到了,奶奶我先走啦!”他突然间意识到了什么,一瞬间的惊恐过后,带土换上了往日小太阳样的笑脸,一边向外冲一边回过头向着老奶奶摆手。


什么意思啊,那句话?他想着。


那天他迟到了一小时三十八分钟零二十九秒,当又一次被卡卡西按在地上揍时,他只剩了一个想法:我和这家伙哪里关系好了啊!
_________


怎么突然想到这些的呢?


青年的带土很少去想这些事情了,更不要提去寻找想这些事情的理由,他经历过的那些残酷早已让他的心冰冷透顶,让他的思想麻木不仁。


但让他难以置信而又无法理解的,则是无论他怎么努力也忘不掉当初那个老奶奶微笑着说出的话——


日有所思,夜有所梦。


这么看,他很可能是在找什么东西,比如说一片莲塘之类的。


他还真是疯了,竟然际不切实际的幻想于一场梦境。从鼻子里发出一声冷哼,他来到雾隐村边境,天色渐晚,他找了个避风的山洞,便稍事歇息。


夜半时分他照例从梦中醒来,但今天不同,无论再怎么合上眼,都无法入眠。


得,就连莲塘都看不见了。


他的心堵的发慌,过去几天从梦境脱出的感受从没像今天这么剧烈。失眠了,不妨出去看看。漫无目的的胡乱走着,就来到了他在水之国地图上也未免不甚熟悉的区域。


他明显感到潮湿的浓度变高,先是闻到了水汽的味道,再是暗处芬馥流动,再向前走,转过那个石崖角,带土看见了藏在后面跟河水相连的池塘。


夏天是个好季节。


带土久违地感到了一丝舒畅,久经尘封的心与空气一起流动起来。这是夏夜,来自远方的清风越迈过山丘,穿透林间,只有池上微微荡起的涟漪捕捉到些许默默渐近的轻灵残影。风儿伸出的双手,一丝,一缕,牵牵绕绕,缠缠绵绵,撩拨一池莲的簌簌作响。细微的水波一圈圈漾开来,带了点柔情的月光就随着湖面蹙起的眉头被揉碎在莲塘的粼粼水面。


带土蓦然一怔,这迷幻着的色彩现在终于使他敢肯定,这就是他梦境中的地方。


哦,我又是在做梦了,他想。


一切都是朦胧的,敛于眸底是那样不真切,就像是盈满眼眸的那些细碎光点,是婵娟之华,是水波漱影,还是素莲纯粹?


分不清。


再定睛,他看到,一片红色莲花中,有个什么东西若一朵白莲静静伏在闪着细碎微光的水面上。他远眺,银白的发色反射着冷冷的光线,和身上染着红莲一般颜色的血迹,一起被捕捉在孤寂的冷光下。殷红和银白,默默地交缠纠错,荡漾在一片清冽里。


“砰砰,砰砰”,他感受着自己越来越明显的心跳,或许很快就可以听到血液奔涌在动脉的声音了,他等这一刻等了很久。


白莲吗?


晚风姗姗来迟穿过莲塘,带着花瓣上偷捻的浮动淡香,轻抚他不知不觉间脱下面具露出的脸庞上。这阵风让他稍稍清醒些许,看着水上人,空气里浮动的燥热像是被清冷的色调驱赶得精光,心绪百转千回又一次在难以知晓的地方悄然冒出头颅。


怎么会在这?


木叶的暗部怎么会到这种地方来?


卡卡西,为什么会来这里?


一步,再一步,他走到水边上,在银发暗部身侧蹲下,探了探他的脉搏,感受指腹下微弱的跳动。


一下,两下,三下……带土眼前掠过那个女孩温柔的笑靥,留存至今的怨恨便在隐蔽的角落张狂滋长,五指成爪,渐渐收紧,妄图阻断他微弱的呼吸。


杀了他,杀了他,杀了他!他这么跟自己说。


他看到卡卡西的眉毛皱起来了,眼前又闪过那夜惨剧发生瞬间,少年也是紧皱的眉头,眉下一双绝望的异色的眼,都是泛着浅浅水光;而昏迷中他和当时那样,依旧混乱无助,颤得厉害的眼睑让他的睫毛也微颤不停,身体却对此没有丝毫的反应,像是失去感觉,像是早已死去。


“琳……”


他的手,就这么僵住了。


“老师……”


他的手开始颤抖。


沉默了一会,他看这人睫毛微湿,念道——


“带土……带土……”


他的手无力地垂在主人身畔。


带土默默地看了他一会,你为什么不下手?他这么问自己。


“这几年……这几年……”他僵硬的手重新抬起,带着没有恢复的颤动沿着年轻暗部脸颊的线条慢慢抚过,最终停在左眼贯穿银白色眉眼的伤疤上,用拇指默默摩挲着,仿佛那样可以擦掉那唯一不完美的地方。


他这是干什么?做梦做傻了吧……


但迷失在梦里的人又怎么会觉察到无声无息侵到全身各处皮肤上的淡香?


我错过很多个夏天,带土想,就这么一次,怎么却正叫他赶上了。他没有收回手去,依旧将它放在原来的地方,用被毁坏的声带,用无人能认出的低沉沙哑的语调,他喃喃出声,像是说给昏睡的人,也像是警告着自己,不要再一次做出触碰他亲自立下的底线的行为——


“仅此一次,你这废物。”


好在还是赶上了不是吗。


冗杂纷扰的心慢慢平静,情绪深凝敛于眸底,带土在心里微不可闻地叹了口气,默默打横抱起浸泡在染了丝丝血迹的水中人,像是怕打扰他许是浸染了莲影的梦境,仍是一步,再一步,顺着来时的路走回去。


就当是一场梦境也好。


淡香的夏天,他摘下了一朵白莲。


————————————————


这个月唯一的一发,抱歉……


首先谢谢我亲爱的画手兼校稿人!其实这篇拖拖拉拉了将近(是啊多长时间来着)后才补全,由于备忘录编辑,就随意地问了一下能帮忙数下多少个字吗?我以为能用工具数字数,结果我的TA,竟然一个字一个字数出来了!


我想我永远不会忘了这个数字——2989


这里艾特我亲爱的


@???


因为种种原因,我会在七月初回来,搞一点垃圾产出(估计也没人看)熟人请不要扒马甲说明我去干嘛了,谢谢!


请相信我潜在搞事情的能力,七月计划至少在中旬左右皮一下。


考虑和我家画手开脑洞,是考虑,考虑,毕竟TA还不知道能不能同意。毕竟七月后我又要开始新的筹备,我家画手也不定在不在忙,整个七月注定要兵荒马乱……


请相信我还在这里,和我的人一起。


爱你们!

记录一下

猫一刀:

www

律律律:

行眠:

我觉得我是不要命了才会说我想当美术老师请尽情问我我知错了!!!!!!

但还是乖乖写好了

终于肝完了!他们忒可爱了!
算是520+521的贺图?就拿了去年的手绘线稿用手机上了色
我进步好慢啊...辣鸡什么都不会的画手2333

我就想问一下有活人吗??(应该没有)

想进行愉快的尬聊

摸鱼混更

带卡二人(草稿而已)画的非常的ooc...我对不起他们

琳女神还是这么美!你能发现她身上的彩蛋么?
两种颜色都好看抉择不了就一起放上去了

灵感皆来自于网络

【很水的愚人节贺图】

朋友卡不能断,药不能停!

还有就是樱哥生日快乐!(虽然迟到了)我是真的很喜欢这个霸气又可爱的姑娘,大概画的最多的女角色就是她了。是的她就是叼着烟,社会我樱哥!

问一下有没有和我一样喜欢井樱井的?闺蜜组赛高!

求评论(?)

各位愚人节快乐!

【预警】女装,护士制服play

突然来的恶趣味2333 画的不好请多担待

今天除了这个护士女神卡,还有不少的福利,尽情期待。

拟人现代paro宇智波管家黑绝

感觉这货根本没人画(也难怪,锅全被他背去了
没人约稿难受..也难怪,摸鱼辣鸡画手嘛

匆忙的扉间生贺(字丑抱歉)
我果然只会摸鱼了2333